弱勢是不是原罪?

我時常在想一個問題:「教育是不是公平的?」 之前看過台大經濟系的駱明慶教授寫的論文-「誰是台大學生?」,文章中很明顯點出,在社會上生活水平較高的家庭受到高等教育的機會也相對較高。然而,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又較容易取得所謂「高所得、高生活品質」的工作機會,如此惡性循環下去,勢必讓優勢族群更有競爭力,而弱勢族群則永無翻身之日。

現今中學生的價值觀…

看到一篇關於今年國中基測作文考試的新聞,語言用字就不多說了,倒是這些後進們心中的價值觀倒是令人感到不勝唏噓。 大概是受到歐美國家的影響,個人本位主義總是會愈來愈重,可是大家都輕易忽略掉一點:「你要別人尊重你,首先你得先尊重別人!」自己一股腦地想著為什麼別人都對你不好,那你有曾經對別人好過嗎?如果沒有,又怎麼會意外別人也有一樣的想法呢? 不知道現在的父母究竟會花多少時間在自己的孩子上,但是家庭教育永遠都是對孩子人格發展最重要的關鍵,如果家人都表現不好了,孩子只會模仿到這些不良習性,進而人格偏差。 父母才是介於神與人之間的職業

可恥的記者

今天看到這則新聞,找到了這件事的原來的報導。只是覺得為什麼這些人可以肆無忌憚地踐踏新聞專業呢?這些記者因為掌握了報導的方向及敘述,所以老是擺個高姿態,一副任何人都不可得罪自己的傲氣。看來國內的媒體報導都只能看看就好…… 有些記者可能會說這是總編的錯,那你們應該要有自己的風骨啊,只有無奈跟隨波逐流,是得不到多少人尊重的。

台灣的寬頻

講到台灣的寬頻,一定很多人會先批一下中華電信獨佔最後一哩(last mile)的用戶迴路不開放(不過這快要被 NCC 逼著開放了),然後再譙一下 Hinet 的收費比起其它國家貴。剛看到一篇文章, 發現其實很多數據的比較不一定對中華電信公平,大家只知道把「較快的網路」稱作寬頻,但很少有人知道,到底某個國家的某個服務究竟是使用哪種傳輸媒介,而且大部份的高頻寬網路服務大多不保證最高頻寬,那我隨便拉高理論最高值,算出來的平均收費當然很漂亮 :p 再來就是最常被大家誤用的物價比較,很多人以為用平均所得跟物價指數就能夠比較一個物品的售價,很多在譙 Hinet 的人都是用這個理由來要求 Hinet 降價,但其實比較物品價格是否合理,還應該看該國家國民的購買力才對,目前我沒有查過數據比較,不過中華電信董事長賀陳旦說過,若以購買力來評比, 中華電信的ADSL服務其實算是較低的。 說這麼多,其實只是希望大家不要跟著別人起鬨,雖然我也想要有較便宜的網路使用,但也要先看看自己的要求是否合理呀!

關於開店

張董仙草凍專賣店, originally uploaded by eric.sk. 118巷裡在前一陣子新開了一家「張董仙草專賣店」這家飲料店,主打附近飲料店少有的仙草凍奶茶,生意看起來還算不錯,點飲料總是要等上一段時間才拿得到。 其實眼尖的人可以發現,這家其實是之前在另一條小巷子內的「魔凍不二」,那時他們只是一間普通的飲料,但是沒有特別好喝卻又賣得比較貴(大概是那條巷子的店租太貴了),每次走過那裡只看到冷清的吧臺,有時想「熱情贊助」一下,但飲料並不好喝故作罷…. 自從換了店面後,可能能見度高了,主打了較特殊的飲料,價錢也稍微可以接受,這讓他的生意像是起死回生了,希望他們能繼續努力,實現他們的夢想(?)。

Google 的「20 percent time」

之前李開復到台大來演講時,聽到他提及在 Google 工作有 20% 的時間可以做自己有興趣的研究,然後今天又從 Google 官方的 blog 上看到了這篇文章,文章大意是說他利用這 20% 的時間想到可以在 GMail 上加入快捷鍵(shortcut)的功能,也就是你可以利用鍵盤按鍵來讀取信件,而不必動用滑鼠。 其實我一直就很好奇,所謂「可以做自己有興趣的研究」是個很吊詭的說法,到底這個研究需不需要跟 Google 的 project 有關,這點似乎沒有被 highlight 出來,或許是一種廣告的方法吧!不過根據一些老師的講法,這 20% 時間的研究,也是會被主管評鑑的….看來這 20% time 並不是完全自由的呢!

說說我的好哥兒們之一

說到這位同學,我懷疑他從小就是從很正規的教育下長大的,至於我所謂的「正規」其實就是什麼事情、想法都照著規矩來,爸媽說的話必須奉為聖旨,任何事情都不能與爸媽所教的東西牴觸違背。

我的高中導師

我在高一時曾經在一中校門口站過糾察隊,其實要做的事很簡單,站在那裡當不動的門神,然後登記一下遲到的同學,看到老師進門要記得手舉高敬禮,我認份地在門口站了許多日子。

最後一個學生時代的生日

小學的時候,生日時似乎就是把同學找到家裡,然後大家交換彼此的任天堂紅白機的卡匣來玩一整個下午,晚上再一起吃個蛋糕這樣,再不然就是去租錄影帶來看,印象最深的是跟同學一起看「逃學威龍」…